母亲永远的走了

时间:2022-03-16 07:01 | 分类: 随笔日记 | 作者:宸圭燚随笔 | 评论: 次 | 点击:

母亲走了,永远的走了。

2020年冬季,农历十月十六。母亲走完她人生的整个历程,永远地闭上了疲倦的眼睛。享年83岁。

母亲是位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兰心蕙性、贤良淑德的女人。

母亲1959年,毕业于定西商贸学校。毕业后在原永新合作社工作。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回家务农,在农业社母亲担任会计及记工员,当过夜校老师,多少点亮了乡村教育文明的心灯。

在我小的时候,家庭人口众多。也是在那个贫瘠的年代,家庭虽说不富裕,但在父亲、母亲的引领和细心照料下,小日子过得稳妥而熨(yu)帖,紧凑而滋润。

父亲以一个老哥的身份,母亲以大嫂的贤能,牵心几位姑姑,疼爱小叔叔。从小时候照顾的吃穿用度,到老了时团聚的张罗的一桌饭菜,父亲、母亲的心里,总是装满沉甸甸的亲情。

父亲、母亲常常教导我们姊妹,为人要常常帮人难处,记人好处。小时候有外来讨饭的,母亲总能在仅有的米面里,给人一两碗来。母亲的善良可想而知...

母亲在生产队里,积极农作,在闲暇时不忘给妇女们教书认字。母亲的鲜活、生动、爽朗、幽默,当有人生记忆里重要的一笔。

在我们姊妹成家后,母亲帮衬着我们姊妹照看孩子。并给大哥、小弟照料家庭直到身体力不能及时。

晚年里的母亲,日子过得稍微宽展了些,在儿女跟前,原来的紧逼、苛刻、逐渐褪去了应有的色彩。

母亲大多时住在小弟家。我有时周末去看母亲,总有说不完的心事。家里的变化、家外的故事、儿孙成长,菜园子般密密麻麻成就了一园子。

近年以来,母亲时常生病,原在小弟家,小弟和弟媳细心照看,端水送饭,寻医问药。小姑在小弟家门口,有目共睹。母亲更是心系儿女!

母亲在最后的这一个多月,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多月里,是在大哥家度过的。我是每个星期都来看母亲。

母亲生活不能自理,大哥、大嫂照顾有加。由于母亲全身疼痛,有时晚上睡不着觉,大嫂就得整夜陪同,一会搓背、一会搓腿、一会喝水、一会换尿布湿...这种照顾,非一般耐心与忍力。大嫂没有半句怨言,在我看见大嫂给母亲换尿布湿的时候,我的心里由衷的产生敬畏之心。

在母亲最后的日子里,还有三妈、小姑、小叔陪同与照顾,我在这里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你们了!我亲爱的长者、我亲爱的家人!

如今,父亲、母亲走了,托手的人没了,虽说亲情降了一个台阶。但看到小姑、小叔在朋友圈里发的一声:“嫂娘,一路走好!”那句平淡却震撼人心的肺腑之言,我的心都在颤抖。“嫂娘”是何其伟大。奶奶去世的早,是父亲、母亲把最小的姑姑和小叔叔拉扯大的,并供养读书。

望着音容宛在的母亲。想想17年突然离世的父亲。我成了没有父母的孩子,滚烫的热泪瞬间流满了脸颊。我在母亲的守望里,用一滴一滴的眼泪收割过往,收割场景,收割不甘心,收割想不通,收割转不过、收不了的那几道弯。

我的余生再也叫不醒的爸爸、妈妈。

安息吧!我的爸爸。安息吧!我的妈妈。

母亲永远的走了

母亲永远的走了


  • 发表评论
【已经有()位大神发现了看法】

  • 匿名发表
  •  
人参与,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