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时间:2022-03-15 23:01 | 分类: 随笔日记 | 作者:走吧自驾游 | 评论: 次 | 点击:

图文:走吧网特约摄影师 行侠军卒

“西行漫游”黄河

壶口瀑布随笔

壶口瀑布来天上,

黄河两岸祭国殇。

风吼马嘶声犹在,

河东河西逐梦忙。

10月7日,“西行漫游团”从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盟府所在地)出发,在银川火车站和银川河东机场分别送走团队成员内蒙古籍@石头、@清风 夫妇和天津籍@香樟树 后,经青银高速(青岛~银川)驾行至陕北榆林地区,顺道游览靖边波浪谷风景区后,又折返驾行包茂高速、延西高速、青兰高速经延安、洛川到达宜川黄河壶口瀑布景区(陕西侧),这是我于2016年第一次游览吉县黄河壶口瀑布(山西侧)后,第二次来到壶口瀑布。

从东西两侧观看雄伟壮观的黄河壶口瀑布,使我对他有了更深刻更全面的了解:黄河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与长江一样承载着中华文明的历史传承,是华夏文明生生不息、凤凰涅槃的基因宝库,而黄河更是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勇敢顽强的精神图腾!壶口则是这种精神图腾的伟大而又杰出的代表,他所展示出来的黄河之魂、中华之魂可以说是淋漓尽致,摄人心魄,加上伟大的音乐家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于中华民族危难之际时的问鼎于世,更是画龙点睛似的把中华之魂与黄河之魂水乳交融般的搓揉黏合在一起,世代相传,永恒久远……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壶口瀑布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西临陕西省延安市宜川县壶口乡,东濒山西省临汾市吉县壶口镇,为两省共有旅游景区。南距陕西西安350千米;北距山西太原387千米。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壶口瀑布是中国第二大瀑布,世界上最大的黄色瀑布。黄河奔流至此,两岸石壁峭立,河口收束狭如壶口,故名壶口瀑布。瀑布上游黄河水面宽300米,在不到500米长距离内,被压缩到20—30米的宽度。1000立方米/秒的河水,从20多米高的陡崖上倾注而泻,形成“千里黄河一壶收”的气概。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壶口”一名,最早见于战国时代的《尚书·禹贡》中,如“既载壶口,治梁及歧”、“壶口、雷首,至于太岳”,都与大禹治水的路线与策略有关。这里提壶口而未言瀑布。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孟门山”一名,始见于周、秦间的《山海经》著作,书中记“又东南三百二十里,曰孟门之山,其上多苍玉,其下多黄垩,多涅石”。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郦道元所著的《水经注》中,对孟门及瀑布作了深刻的描述:“《淮南子》曰:龙门未辟,吕梁未凿,河出孟门之上,大溢逆流,无有丘陵,高阜灭之,名曰洪水,大禹疏通,谓之孟门。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故《穆天子传》曰:北登,孟门九河之蹬,孟门,即龙门之上口也,实为黄河之巨阨,兼孟津之名矣。此石经始禹凿,河中漱广,夹岸崇深,倾崖□捍,巨石临危,若坠复倚。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古之有人言,水非石凿而能入石,信哉。其中水流交衡,素气云浮,往来遥观者,常若雾露沾人,窥深悸魂。其水尚崩浪万寻,悬流千丈,浑洪最怒,鼓山若腾,濬波颓垒,迄于下口,方知慎子下龙门流浮竹,非驷马之追也。”这里所记,指出瀑布在孟门处,而未提黄河于流上的壶口。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元和郡县志》也叙述壶口,把它称为石槽。一则说“河中有山,凿中如槽,束流悬注七十余尺。”再则说,“石槽长一千步,阔三十步”,这显然和郦道元所说的不同,说明壶口瀑布向上游推移了。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元和郡县志》撰于唐宪宗元和八年(813年)上距郦道元逝世的北魏孝明帝孝昌三年(527年),为286年。说明在郦道元之后的286年间,壶口瀑布从孟门向上游推了一千步,在河床上冲出一条约长一千步,宽30步的深槽,现已上移到距孟门约5千米处的龙王辿附近,号称十里龙槽。以上为1500年来壶口演变的历史。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在今山西境内已知以壶口命名的地方有4处。《水经注·汾水注》记载的壶口,就不是黄河干流上的壶口。再加古代交通不便,能亲临壶口瀑布观光考察的文人学士不太多,因而在一些古代文献中,将他处壶口当作黄河壶口者有之;将壶口和龙门当作一处者有之;位置上差错,更是以讹传讹,难免出现一些谬误。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解放前,宜川县三部县志中最早的清乾隆十八年(1753年)《宜川县志》的编纂者吴炳,指出黄河壶口“上流宽广,至此收束归槽,如壶之口然,故名”。并说孟门“属平佐里,在县东北100里黄河中,任水涨滔天,终不能没。”其所著《壶口考》一文,对前人文献中的一些不实之处,给以纠正,在壶口研究中有重要参考价值。

千里黄河一壶收!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 发表评论
【已经有()位大神发现了看法】

  • 匿名发表
  •  
人参与,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