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做事失败的故事有哪些

时间:2022-09-25 15:38 | 分类: 故事汇 | 作者:澎湃新闻 | 评论: 次 | 点击:

谎然大悟③︱伍子胥的两面:说谎与直言,下面一起来看看本站小编澎湃新闻给大家精心整理的答案,希望对您有帮助

关于做事失败的故事有哪些1

董铁柱

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知道越王勾践。一提起勾践,大家就会想到他卧薪尝胆、复仇吴国的故事,他也因此成为刻苦自励、艰苦奋斗的象征。很多人也佩服伍子胥,他可谓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忠臣,给人留下不惜性命、直言进谏的印象。但是,如果我们认真品读《吴越春秋》,就会发现勾践和伍子胥形象的崩塌:他们成了两个说谎大师——在赵晔的笔下,勾践和伍子胥是靠一路说谎才获得成功的。事实上,说谎的又何止是他俩!从创立吴国的太伯到篡位谋反的阖闾,从身居高位的范蠡到甘作绿叶的渔父,在吴越争霸的过程中几乎人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说谎。他们为什么要说谎?他们怎样说谎?赵晔对说谎浓墨重彩的描写又体现了他对哪些问题的思考?换一种角度解读吴越争霸,多一种视角理解这段历史!

虽然《吴越春秋》讲的是吴越争霸,但实际上伍子胥才是《吴越春秋》中仅次于越王勾践的二号人物。赵晔花在他身上的笔墨,远远多过吴王夫差,这就会给人一种错觉——说起来我们看的是吴越争霸,实际上却好像是越王和伍子胥在斗法。

这其实不是错觉,而是事实。吴王阖闾的称霸,可以说伍子胥居功至伟;而吴王夫差走向失败,看起来也是不听伍子胥“忠言”的后果。这其中的转折点,就在阖闾死后。吴国的的确确是“成也伍子胥,败也伍子胥”。

也许有人会问,分明是夫差不听伍子胥的劝告,怎么能把这笔账算在伍子胥头上?当然能!可以说,和阖闾时期的伍子胥相比,夫差时期的伍子胥有了巨大的转变——变得不会说话了。正是这种转变让夫差完全无法听进去伍子胥的话。

当然,他不是真的不能说话。只不过阖闾时期的伍子胥伶牙俐齿满嘴谎言,而夫差时期的伍子胥却变得一张嘴就是正义凛然的“实话”。有趣的是,说谎和伍子胥的成功有着高度的正相关,随着伍子胥说谎技术的日益提高,他的权势也不断上升,直到在吴国拥有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所谓物极必反,达到权力顶峰后的伍子胥忽然之间就失去了说谎的能力,变成了一个“正直”的人,而与此同时他的地位也在不断下降,越来越无法获得夫差的信任,最后落得个被夫差赐死的下场。

伍子胥的前后转变既自然又生硬。“自然”是因为他有了大权之后居功自傲,觉得说话不需要再小心翼翼,这是人之常情;“生硬”则是他前后判若两人,转变得过于彻底。“自然”是读者的第一感觉,因为随着阖闾的去世,伍子胥在年轻的夫差面前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似乎是顺理成章之事;而“生硬”则是读者冷静下来后的思考:一个人何以会有这样的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伍子胥的前半生:说谎与复仇

和勾践一样,伍子胥并非天生就擅长说谎。当楚平王听信奸臣的谗言而囚禁了其父亲伍奢三年后,决定斩草除根。伍子胥的哥哥伍尚决定与父亲一起赴难,而伍子胥则选择了逃跑。正是在逃亡的过程中,他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说谎。

伍子胥先到了宋国,后来到了郑国,结果在郑国介入了政治纠纷,被迫出逃前往吴国。在逃离郑国的路上,伍子胥讲了第一次谎言。他一路狂奔路过昭关,关吏想要抓住他,伍子胥骗他们说,郑国的君王之所以要抓他,是因为他有一颗珍珠却不小心丢了,自己现在出关,就是要去找这颗珍珠。于是官吏就把他放了。

这是一个蹩脚的谎言,正常人一听就觉得不可信。有趣的是,它居然成功了。可见说谎是需要对方配合的,一个再好的谎言,如果遇到了一位极其警惕的人,也完全可能毫无效果;相反,一个糟糕的谎言,却依然有可能让人相信。伍子胥的初次尝试让人感觉像是一场水平低下的比赛,他发挥得不怎么样,可是对手更加业余,最后也能获得胜利。

没错,从一开始,伍子胥就告诉我们说谎其实就是一场比赛。赢了,他才能够来到吴国,进入下一轮的争夺,而输了就会惨遭淘汰。可是,他的技术实在还很一般。追兵继续追赶,接下来前面是一条江,江中刚好有个渔父划着小船,走投无路的伍子胥只好大声喊:“渔父渡我!”很显然,这时候的伍子胥已经完全忘记了掩饰和说谎,幸好渔父冷静地救了他。

在历尽艰辛到了吴国之后,伍子胥的说谎渐入佳境。一开始,他“被发佯狂,跣足涂面,行乞于市”。装疯卖傻是常用的掩饰手法,但是在集市中装疯卖傻则在掩饰与不掩饰之间:他既渴望得到伯乐的赏识,又想隐藏自己的身份,毕竟集市就是待价而沽的地方,人才也不例外。果然,集市里的普通人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而善于相面的小吏在第二天就看出了他是谁,并把他带给了吴王僚。伍子胥的机会终于出现了。

吴王僚对他一见倾心,想要为他兴师复仇。可是他看出了公子光(未来的吴王阖闾)有谋反之意,于是首次上演了高段位的说谎,拒绝了吴王僚的好意。他义正辞严地对吴王僚说,诸侯的责任在于管理好国家,如果“为匹夫兴兵”,就不符合“义”了。当初他选择逃离楚国时,就信誓旦旦地要“雪父兄之耻”,而要复仇,则一定需要借用别国的军队。因此,劝告吴王僚不要为他复仇,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谎言。可以说这是伍子胥的一个里程碑,它的难度在于作了一次赌注巨大而时间漫长的赌博:不但赌公子光能成功地替代吴王僚,而且赌当上吴王之后的公子光也愿意为自己复仇。

这一等,就是八年。八年是如此漫长,以至于楚平王都过了世。伍子胥用八年的时间,等待时机帮助公子光成功篡位,而篡位则靠的是刺杀。谎言永远是刺杀的亲密战友。从选择刺客到策划刺杀,都是伍子胥一手包办的。但是这还不是伍子胥说谎的巅峰。在吴王阖闾登基之后,伍子胥依然再接再厉。

当阖闾对他说自己想要成为霸王应该怎么做时,伍子胥“膝进垂泪顿首”说:“我不过是从楚国逃出来的下贱之人,大王没有杀我已经是我的幸运了,怎么敢谈论政事呢?”可以看到,伍子胥作为功臣一点都没有表现出居功自傲的模样,膝进、垂泪、顿首三个动作一气呵成,这一套组合拳很好地掩饰了自己渴望掌权的真实内心。

随着伍子胥说谎技术的日益精进,他在吴国的地位也稳步上升,成功地成为了吴王阖闾之下最有权力之人。为了解决阖闾的后顾之忧,他故伎重演,再一次用刺客暗杀了吴王僚的儿子庆忌,保持了一贯用谎言解决问题的风格。值得注意的是,当吴王阖闾想要庆忌的性命时,伍子胥一开始表示了反对,认为这么做可能违反天意;但是在阖闾的坚持之下,他马上就熟练地作了策划,又物色了一名刺客,成功地欺骗了庆忌。伍子胥可以根据阖闾的需要随时提供刺客,这一细节表明他无时无刻不在为说谎做准备。很显然,谎言是他用来获得权力的手段,当他的权力还不足以复仇时,就需要通过不断说谎来做持续的交换,直至权力的顶点。在阖闾执政九年后,伍子胥终于打败楚国,得以雪父兄之耻。

伍子胥复仇的过程告诉我们,说谎在其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没有谎言,他就无法一路逃到吴国;没有谎言,他就无法获得接近阖闾的机会;没有谎言,他就无法成为吴国首屈一指的重臣。伍子胥在离开楚国时曾咬牙切齿地说:“闻父母之仇,不与戴天履地;兄弟之仇,不与同域接壤……今吾将复楚,辜以雪父兄之耻。”复仇是他这些年来念念不忘的心愿,而谎言则是他完成心愿的重要武器。

面对成功复仇的伍子胥,我们有必要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对自己的身份认同。在吴国掌权的那个伍子胥,究竟把自己当作要复仇的伍奢之子,还是吴国的大臣。如果他从始至终都把复仇看作是自己的首要甚至是唯一目的,那么吴国对他来说是什么。换言之,他说谎是不是都只是为了“自己”?

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关系到对伍子胥的评价。尽管有人说要给中国历史上的忠臣排个座次,伍子胥肯定在前十之列,但是从汉朝开始,就有扬雄对伍子胥的“忠”提出了质疑,宋朝的苏轼对扬雄的观点提出了批评,不过关于伍子胥是不是忠臣这个问题应该说并没有广泛接受的答案。其实,当我们讨论一个人是不是忠臣时,已经默认他的身份是“臣”。然而从阖闾时期伍子胥的自我定位来看,“子”才是他最主要的身份。他是要为父亲复仇的儿子,为兄长复仇的弟弟,臣这个角色只是他为了复仇而不得不扮演的。因此,是不是忠臣对他来说似乎并不重要。

伍子胥的后半生:直言与死亡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何夫差时期的伍子胥不再说谎。他的说谎似乎是和复仇紧密相连的,既然大仇已报,说谎也就不再需要。如果说阖闾时期的伍子胥首先把自己看作是“子”,那么夫差时期的伍子胥则变成了“臣”。与此同时,他和夫差之间的交流变得火药味十足。君臣之间这样的交流是否合适?这是后期的伍子胥给我们留下的最主要问题。

当然,伍子胥对夫差的“直言”离不开勾践这个重要因素。正是战败后的勾践到吴国为奴,才有了伍子胥、夫差和勾践之间的明争暗斗。准确地说,在这三个人中,勾践是说谎者,伍子胥是看穿说谎的那个人,而夫差则是相信谎言的那一个。伍子胥的不会说谎,主要体现在他对夫差。也许是伍子胥自己擅长说谎的缘故,勾践对夫差所说的一切谎言都逃不过他的双眼。在勾践刚到吴国向夫差表明自己的忠诚时,在一旁的伍子胥“目若熛火,声如雷霆”,力主将勾践处死。“目若熛火,声如雷霆”这八个字与当初的“膝进、垂泪、顿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这目光和声音是对勾践的怒斥,那还合情合理,可是他这表情的对象是夫差,而夫差是他的君王。

伍子胥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夫差面前痛斥勾践,完全把夫差当作受教育的对象。因此,虽然他痛斥的是勾践,但给人感觉他痛斥的是夫差。在勾践前无古人地尝了夫差的粪便后,伍子胥进谏说:“今大王好听须臾之说,不虑万岁之患,放弃忠直之言,听用谗夫之语……岂不殆哉?臣闻桀登高自知危,然不知所以自安也……愿大王察之。”

这段话从头到尾都是真话,可就是不中听,很难让对方接受。在《战国策》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精彩的劝谏例子,几乎没有一个是上来就把对方劈头盖脸骂一顿的。直接将对方比作桀纣,把他说得愚蠢无比,很显然是连普通领导都无法接受的,何况是一国之君!也就是说,伍子胥这样的劝谏,注定会是失败的。

于是可以想见的是,夫差越来越不听他的话。伍子胥感到了害怕,觉得自己已经被抛弃,但是他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交流模式,反而趁着自己出使齐国的机会将自己的儿子送到了齐国。当夫差决定讨伐齐国时,伍子胥又直言进谏,认为伐齐会“危国亡身”,并指出和越国联手是“与贼居不知其祸”。是的,这的确是正确的判断,但是他说话的方式依然无法让夫差接受。而在夫差得胜回到吴国质问伍子胥时,他先是把夫差比作桀纣,说“昔者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现在大王如果要诛杀他的话,那就和桀纣没什么两样。我们且不论他这么说的原因,但从效果而言,这样的话语除了激怒夫差之外,对伍子胥个人也好,对吴国也好,都无任何正面的作用。接着,伍子胥更是攘臂大怒,继续用最为直接的方式批评夫差,指出先王阖闾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听了他的话,现在夫差如果能觉悟,那么吴国还能继续下去,否则吴国马上就要亡了。最后他说,自己死了之后,让人把他的眼睛挂在城门之上,“以观吴国之丧”。这究竟是忠臣的悲叹,还是恶毒的诅咒?

如前所述,阖闾时期的伍子胥将自己看作为父亲报仇之“子”,而夫差时期的伍子胥则似乎并没有找到如何做“臣”的感觉。忠臣固然会直谏,但是却不会诅咒自己的国家。同样是楚国人的屈原,也是充满悲愤而死,但一直都没有对楚国说过这样的话。对伍子胥来说,楚国已经回不去了,而吴国不过是复仇的工具,在这里他也找不到归属感。在复仇成功之后,他更多的是试图控制夫差,而不是如何让吴国更加强大。如果能用吴国的灭亡来证明自己的准确预判,对他来说也在所不惜。所谓的直言,似乎不过是一些证明自己比夫差更聪明的话。换言之,他在阖闾面前的掩饰和谎言,是因为阖闾比自己强大,需要用阖闾的力量来复仇;而他对夫差近乎粗暴的直言,则是觉得自己比对方要强大,以至于认为没有了自己,吴国就一定会灭亡。

从比干等“忠臣”开始,直谏就成为了“忠”的必备武器。可是,《吴越春秋》用伍子胥的前后对比促使我们思考一个问题:直谏与忠臣是不是可以划上等号?如果用委婉的方式让君王接受自己的建议,从而挽回王朝的衰落,岂不是更理想?至少从《吴越春秋》的叙述来看,伍子胥前后说谎能力变化的背后是其权力的变化。自以为居功至伟的伍子胥在最后还会对夫差说先王(阖闾)靠的是他,但可悲的是,即使夫差的能力逊色,却也依然是吴王,依然是吴国的主人,依然有决定伍子胥生死的权力。因此,《吴越春秋》似乎是在暗示我们伍子胥不应该主动放弃说谎。如果他继续说谎的话,那么夫差就完全可能接受他的建议,吴国也会继续强大而伍子胥也不会落得被赐死的下场。

权力与说谎之间的微妙关系不仅在夫差时期的伍子胥与阖闾时期的伍子胥身上形成了鲜明对比,而且在夫差时期的伍子胥与同一时期的勾践身上也形成了有趣的比照。勾践一步一步从低谷走出来,正是靠他日益纯熟的说谎技术,而与此同时,伍子胥的说谎技术迅速退化,其地位也呈不断下降的趋势。此消彼长,给人一种权力与说谎力都守恒的感觉。

和伍子胥不同的是,成功复仇后的勾践是越王,是越国之主,更是春秋的霸主,再也没有人能够拥有剥夺他生命的权力。凭借说谎一路忍辱负重的勾践在复仇成功之后可以有资格不再说谎,而伍子胥的地位则令不再说谎的他陷入了困境。这样的反衬极具戏剧性,让人觉得说谎就是一场比赛,更让人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恍惚间觉得勾践重复的就是曾经伍子胥的道路,勾践和伍子胥似乎就是在按照某一种既定的轨迹,用某一种既定的方式在复仇。那么,复仇成功之后是不是还需要说谎?是不是不同地位的人需要有不同的选择?不知道在城门上看着越国大军进城的伍子胥的双眼会不会思考一下这些问题。

责任编辑:钟源

校对:刘威

关于做事失败的故事有哪些2

“故事是由胜利者写的”这是一句众所周知的名言,经常被错误地归因于温斯顿·丘吉尔(英国前首相)。这句话不无道理,在历史辩论中被广泛使用。但这言论总是正确的吗?

尼古拉斯·罗里奇的维京突袭(1901)

在大多数情况下,获胜者为他们写下了历史,但也有一些相反。您可能想知道,被击败的人怎么可能主宰任何事件的历史叙述。他们可以,而且在各个时代都发生过多次。

历史不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而是由善于记录的人书写的

如果历史学家属于敌方阵营,则有许多征服者被负面描述的例子。在战役中,亚历山大烧毁了城市,将它们夷为平地,杀死了许多男人、女人和儿童,但历史学家认为他是推翻波斯对希腊人的暴政的英雄。但是,当成吉思汗在他的征服中做同样的事情时,他们把他描绘成一个冷酷的军阀,只想杀戮和掠夺。

两者都取得了胜利,但我们将一个视为英雄,另一个视为恶棍。如果胜利者书写历史,那么我们将平等地欢呼亚历山大和成吉思汗。因此,在阅读历史时,对叙述持怀疑态度,持怀疑态度是合理的。

这里有五个值得注意的例子,在这些例子中,战败者影响了未来几年的历史叙述。

亚历山大入侵印度的失败被证明是胜利

亚历山大和波鲁斯在 Hydapses 河战役中

亚历山大在印度的战争的大部分信息都来自希腊。印度的观点缺失了。亚历山大在印度的战争成功了吗?答案是不。战役期间,他的士兵起义,他伤亡惨重。在整个战争过程中,亚历山大多次受伤,导致他的健康状况恶化并最终导致他的死亡。

亚历山大和波鲁斯之间的传奇海达斯佩斯战役被视为马其顿军队的胜利。军事专家,如苏联二战将军格雷戈里·朱可夫,对这个说法提出了质疑。朱可夫说亚历山大在战斗中被击败,他的军队的命运比拿破仑在俄罗斯的命运还要糟糕。

在海达斯佩斯战役之前,朱可夫报道说,亚历山大的军队在现代白沙瓦附近遇到阿萨克诺伊部落时遭受了可怕的伤亡,亚历山大受了重伤。由于无法击败部落,亚历山大提议停火,阿萨克诺伊女王接受了。当城市在庆祝胜利后沉睡时,亚历山大的军队屠杀了居民。

尽管有印度、波斯和中亚盟友的帮助,亚历山大的军队在海达斯佩斯战役中遭受了重大损失。马其顿的伤亡人数是亚历山大整个战役中最高的。希腊消息人士低估了死亡人数。亚历山大的马 Bucephalus 在战斗中被杀,而一些版本声称他在战斗后死亡。

几个世纪后,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对亚历山大的当代报道产生了怀疑。根据普鲁塔克的说法,亚历山大在印度步入了一个死亡陷阱,因为摩揭陀王国和冈加迪赖王国已经准备了一支庞大的军队来对付他。普鲁塔克推测,强大的印度军队可能促使他的士兵叛变,并导致亚历山大不合时宜地撤退。

我们必须质疑,当亚历山大宁愿选择自己的统治者而不是被征服的土地时,他为什么要恢复波鲁斯的王位。亚历山大知道他无法控制这片领土。对波鲁斯的胜利是一场代价高昂的胜利,损失惨重,收获甚微。

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亚历山大在印度的竞选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他从未站稳脚跟,他的一些成功也值得怀疑。在Chandragupta Maurya击败亚历山大的同伴塞琉古并重新征服所有失地之后,希腊人随后被赶出印度。希腊人和毛利人后来成为盟友。

亚历山大在印度遇到了他的对手,尽管历史叙述对他有利。

朱利叶斯·凯撒将其描绘成暴君并赞美他的刺客。让-莱昂_杰罗姆《暗杀凯撒》

布鲁图斯和凯撒的刺客经常被描绘成有美德的英雄,他们刺杀了暴君并为保卫共和国免受独裁统治而战。尽管凯撒的凶手输给了他的将军马克安东尼和他的养子屋大维,但历史学家对凯撒的凶手表示同情。凯撒的意识形态胜利了,共和国消失了,但他的凶手最终得到了荣耀。

罗马有两个明确的社会等级制度,Optimates 和 Populares。凯撒属于支持平民事业的人民派。优化者偏爱精英。罗马历史学家卡修斯·迪奥和普鲁塔克属于罗马社会的最适阶级,因此对刺杀凯撒的人有好感。毫不奇怪,莎士比亚以普鲁塔克的著作为基础,根据他的戏剧《凯撒大帝》改编,将凶手描绘成为拯救共和国免于暴政而战斗的高贵战士。

各种因素促使凯撒的刺客。有些人,比如布鲁图斯,一直是他的对手,在罗马内战中为庞贝派而战。其他人,如卡修斯,对凯撒原谅他们并希望复仇感到愤怒。最后一组包括凯撒的亲密朋友,比如德西穆斯布鲁图斯 ,他是屋大维之后的下一个继任者。凯撒宽恕了他的敌人,并任命他们担任要职,这对于德西穆斯·布鲁图斯这样的人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他们认为凯撒没有适当地补偿他们在内战期间的忠诚。

个人利益和个人野心驱使刺客,他们远非浪漫的英雄。由于凯撒的支持者缺乏魅力和演讲技巧,他们认为在他死后宣布他为神会确保他的遗产。它们有效地促进了普通民众对凯撒的正面形象。但是,在学界,凯撒被称为暴君,他的刺客是罗马共和国的高贵救世主,是失败一方书写历史的经典案例。

关于野蛮人和罗马沦陷的罗马叙事

公元455年罗马的汪达尔人征服,查尔斯·布鲁洛夫

我们知道罗马历史学家所写的罗马帝国没落的历史。然而,被指责为罗马灭亡的野蛮部落的观点缺失了。哥特人、汪达尔人、法兰克人和艾伦人是否将自己视为罗马的敌人?还是他们寻求为自己的屈辱报仇,并享有与罗马臣民同等的权利?

根据罗马历史报道,18 世纪英国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将罗马的野蛮毁灭解释为文明的衰落。在随后的几年里,关于未开化的野蛮人如何摧毁精致文明的浪漫主义观点主导了叙事。吉本和其他历史学家谴责罗马人向不知名的移民开放边境,并让他们入伍。野蛮人可能赢了,但他们无法表达他们的观点。

最近,话题转向了相反的方向。我们可以在历史电视的《野蛮人起义》和 Netflix 的《野蛮人》中找到将野蛮人夸张地描述为战胜罗马压迫的崇高自由战士。

这些叙述都不是真的。

野蛮人并没有为他们的自由而战。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野蛮部落曾无数次为保护罗马遗产而战。罗马人在军队中招募了哥特人和法兰克人。在加泰罗尼亚平原之战(公元 451 年)中,罗马-哥特式联盟阻止了阿提拉可怕的匈奴人。

罗马和野蛮人之间并不总是友好的。西哥特人(公元 410 年)和汪达尔人(公元 455 年)洗劫了罗马。公元 476 年,一位拥有野蛮血统的罗马将军Odoacer在公元 476 年废黜意大利最后一位罗马皇帝后加冕为意大利国王。尽管他承诺效忠于君士坦丁堡的罗马皇帝芝诺(罗马有两个皇帝),但吉本认为这件事是古罗马的终结。

罗马人和野蛮人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野蛮人没有摧毁罗马文明的计划。他们继承了罗马的传统。最好的例子是拉丁语,而不是日耳曼语,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是欧洲的通用语。

在没有西哥特人、汪达尔人和法兰克人的观点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历史是由失败的一方书写的,而几个世纪后,胜利者是自由战士的浪漫形象抵消了历史。两种观点都不正确。我们只能猜测,但如果早期的野蛮部落写过他们与罗马人的互动,我们就能对这场冲突有更细致的理解。

描述维京时代的基督教编年史家

中世纪的维京袭击充满了死亡、破坏和抢劫的恐怖故事。我们以他们击败的人的叙述为基础。在中世纪,历史学家为支持他们的赞助人而写作,同时夸大对手的行为。基督教僧侣是欧洲受教育程度最高的阶层,但他们处于维京入侵的接收端。因此,僧侣的叙述塑造了维京人的扭曲形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一些关于维京人从敌人的头骨中啜饮葡萄酒的故事,这在现实中是没有根据的。维京人对贸易、航海和农业的兴趣与任何其他中世纪欧洲文明一样。他们在英格兰建立了定居点,被称为 Danelaw、Kievan Rus,最北到格陵兰。维京人不是一个种族,而是一个职业,因此许多农民和商人加入了袭击。

当然,维京人的入侵是暴力的,但那是当时的常态,我们不能以我们的标准来评价中世纪。查理曼大帝被认为是中世纪世界的理想统治者,在 Verden 屠杀了 4500 名撒克逊人。那么,维京人更糟吗?我们依靠他们被击败的敌人的故事。从维京人的角度来看,缺乏有据可查的维京人历史。

维京人写的故事,俗称北欧传奇。北欧传奇是关于他们的英雄、传说和神话人物的故事。虽然这些传奇让我们对历史事件有所了解,但它们并不是像基督教传记作家那样的标准编年史。他们未能从维京人的角度为我们提供对复杂的中世纪社会的现实见解。由于大量的考古证据和当前的历史研究,我们现在对维京时代有了更准确的了解。

不幸的是,由于失败的写作历史,维京人是一群简单的袭击者的流行形象仍然存在。

俄罗斯和伊斯兰对蒙古入侵欧亚大陆的描述

蒙古骑兵

书写历史失败的另一个例子是将蒙古人视为无情的野蛮人,他们除了摧毁城市和掠夺,什么都不做。直到最近,对蒙古文献的研究还很有限,最著名的是《蒙古秘史》。因此,对蒙古人的描述取决于他们的敌人对事件的版本。

诺夫哥罗德编年史就是从敌人的角度写的。在书中,来自基辅罗斯的基督教僧侣提到入侵的蒙古人吃人肉,军队中有喷火龙。这样的描述是幻想和错误的。

为了恐吓他的敌人并保证轻松投降,成吉思汗支持将蒙古人的负面描述作为一项国策。对于像蒙古人这样的游牧民族来说,人类才是最宝贵的资源,而不是土地和财产。因此,他们的军事战略旨在尽可能减少伤亡。如果他们通过宣传赢得了这场战斗,那就更好了。成吉思汗为他的敌人提供了来自中国的纸张,以记录和传播他们关于可怕的蒙古人的故事。

穆斯林作家对蒙古入侵的夸张描述成为亚洲流行的叙事。据波斯历史学家朱万尼称,在征服花剌子模帝国期间,蒙古人在乌尔根奇、梅尔夫和布哈拉等城市杀死了 300 万人。. 统治伊朗北部、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阿富汗北部的花剌子模帝国有20座城市,平均人口10万,总计200万。农村有一百万人。所以,如果朱万尼的说法是正确的,蒙古人会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屠杀帝国的全部人口,这是荒谬的。他声称他们在三个城市屠杀了三百万人,尽管王国的总人口是一样的。这进一步引发了质疑。

苏联曾公开惩罚任何关于成吉思汗和蒙古帝国的研究者并驱逐到古拉格(劳改营),有时还处决研究人员。苏联解体后,历史学家开始调查蒙古人的准确历史,他们发现对蒙古人的偏见是基于对历史的选择性阅读和完全无视蒙古版本的事件。

对于蒙古人来说,虽然胜利者书写了他们自己的历史,但失败者的叙述占据了主导地位。由于苏联对研究的限制,蒙古帝国的大部分资料直到90年代初才得到深入研究。马可波罗和罗杰培根等同时代人偏爱蒙古人的叙述被降格为虚构故事。

历史研究不是一门精确的科学,它会随着新信息不断发展。在我们接受一个故事作为无可置疑的真相之前,最好检查多个来源。

例如,关于蒙古人的叙述错过了许多关于他们在中世纪建立安全贸易环境和创造全球化世界方面的贡献的资料。

关于做事失败的故事有哪些3


我在一条杂乱破旧的巷道里醒来,地面到处是一滩滩散发着淡淡怪味的污水。

运气还好,我躺的地方还算干爽,些许浮尘灰土不值一提。

所以说幸福是靠对比得来的嘛!

我并没急着起身,只是暗暗感受了下当前的身体状况,还好,似乎并未受伤。

可是,这是哪里呢?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虽然没受伤,但身体却有些乏力,我撑着身体朝一旁的墙上靠去,当然这墙根看着还算干净,似乎并没什么令人不舒服的附着物。

靠在墙上,我松了口气,开始在身上摸索起来,普普通通的暗红色旧夹克,很老旧的款式。

下身则是一条貌似小了一号的运动裤,稍微紧了点,不过倒还好,毕竟这不是重点。

口袋里没什么值得一提的物件,几枚硬币,一串钥匙,两大一小。

哦,我突然想起来了,昨晚很烦躁,然后开始写一些文字,想到哪写到哪。

那么,原来我不是真实存在的吗?只是一段没头没尾的文字中的主角?

那我该何去何从?

不过,我显然想多了。

因为文字正好就写到了这里。

我眼前的一切就是整个世界。

我的意识,我的存在,戛然而止。

#我在头条搞创作# #电影定格# #脑洞# #短片##人生最大的敌人是谁#

@文刀山宗

更多脑洞故事请点击 —— 合集|脑洞故事集 - 今日头条


  • 发表评论
【已经有()位大神发现了看法】

  • 匿名发表
  •  
人参与,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