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说关于南京的故事

时间:2022-09-20 11:02 | 分类: 故事汇 | 作者:大力侃历史 | 评论: 次 | 点击:

马未都:宋朝是实际上唯一超过三百年的朝代?,下面一起来看看本站小编大力侃历史给大家精心整理的答案,希望对您有帮助

马未都说关于南京的故事1

看了篇文章,说马未都老师曾在《博物奇妙夜》这档节目里面说:华夏悠悠5000年历史,无数朝代的更迭,英雄人物辈出,造就了灿若星河的中华文化,但,纵观历史长河,也只有一个朝代挺过了300年。

马未都

有人说是立国近八百年的周朝,有人说是强盛了四百年的汉朝,还有人说,大唐,气度恢弘,繁华、开放、辉煌,兴亡三百年,这样一个隆盛时代吗难道不算吗?答案是——还真都不算。

马老师说,挺过了300年的唯一的朝代,乃是很多人眼中很弱鸡的宋朝。

如果这篇文章属实的话,这真是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结论。

本人不是为了蹭热度,这是多年前的文章了,时效性早过了,咱们就摆史实、拿数据,尽量客观的,作出各自的评价。

分封诸侯

首先,周朝虽说历史上很神奇,都说享国791年,由姜子牙保武王姬发伐纣开国起,直到战国初周赧王国灭止,共传国君32代37王,确实看似享国祚最长。

但周朝为何要被排除出去呢?难道不是800大于300吗?

原因之一就是周朝根本不能算是一个大一统的封建中央王朝。

它搞得是分封制,《荀子·儒效》曰,“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全国被分成若干个侯国,主要分封给在伐纣中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武王他们家姬姓亲族和有功之臣,如封太公望于齐、周公旦于鲁,召公奭于燕等。

朝歌城

再加上大诸侯又在地盘分封给卿、大夫等小诸侯,外加归服周天子没有灭国的诸多方国,林林总总共有四百个大大小小的诸侯国并立。

原本说得好好地,各诸侯可在所辖境内,独立拥兵,收取赋税,但都得尊周天子为老大,定期到国都向周天子纳贡、述职;封侯世代承袭,但周天子有权收回封地,改封他人,而周天子所直接由周六师、殷八师所占据的土地,只有朝歌、洛邑、镐京几千里的王畿之地。你会说,天下都打下来了,直接像秦始皇一样,直接中央管理就行了,分封这么多土地给他们干嘛?

烽火戏诸侯

周王也不想,因为限于当时生产力水平,没能力去开发这么多土地,尤其是很多强大的戎狄东夷、淮夷、徐夷诸多强悍的少数民族,边境需要抵御,就能被迫分封,以降低管理成本。

刚开始的时候,周王威望极高,一呼百应,诸侯要钱给钱,要兵给兵,月月进贡,年年朝拜,这一套管理方式还凑活。

可是后来,西周末出了个无道的幽王,烽火戏诸侯,镐京被犬戎攻破,灭了国,虽然他儿子周平王复国成功,迁都洛邑,史称东周。但这一下,平王之时,周室衰微。诸侯一看,以前高高在上的周天子,神一般的存在,但这一看,肉体凡胎也出草包现了原形,于是,纷纷不把周王当回事了,大诸侯兼并小诸侯,几百个诸侯国开启乱斗模式,优胜劣汰,大鱼吃小鱼

平王东迁

最终齐、楚、晋、燕、郑等经过争霸,变得越来越大,而周王所占据的地盘也被吃掉不少,仅仅拥有今河南西北部的一小块,方圆只有四五百余里,地窄人寡,要号召力没号召力,要军力没军力,要经济没经济,反而常常被诸侯霸主挟持当招牌。沦为了橡皮图章,墙倒众人推,原本就一点点的东周朝王室,又分裂成小东周公国西周国,在四面强国包夹之下,仍彼此攻伐,最终双双被秦国所灭。

可见,由此可见说是周朝建立了八百年基业,其实水份很大,周王说话管用得满打满算,也就二百多年历史。所以,西周哪里算是撑过300年的朝代呢?还是个奴隶制国家。

汉文帝

那既然周朝不行,汉朝怎么不算呢?第一个“盛世”便是汉初的“文景之治”;汉武帝即“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加强中央集权,派张骞凿空西域开辟丝绸之路,国威远扬;又北击匈奴,帝国双璧打得强盛一时的匈奴帝国远遁,东并朝鲜,攘夷扩土,为汉宣帝时期国力达到极盛,奠定基础。

但西汉享国二百一十年,直到公元8年外戚王莽废孺子婴,定都长安,史称新莽,西汉灭亡。好在史上疑似穿越者王莽瞎糊搞,导致绿林赤眉大起义群雄并起,很快覆亡,享国仅仅16年。

王莽赶刘秀

而刘邦的九世孙,汉景帝之子长沙定王刘发后裔刘秀,逆势而起,披肝沥胆,九死一生,经过长达十二年的统一战争,笑到了随后,消灭各方势力,建立东汉,定都洛阳。

这也是历史上大统一的强盛王朝,自刘秀起都汉献帝刘协被曹丕篡位,“光武中兴”、“明章之治”、燕然石勒,班超三十人灭五十六国威震西域,丝绸之路得以延至欧洲,极盛时,罗马帝国都遣使来朝,国祚100年罗马帝国遣使来朝,也延续了将近200年。

西汉东汉加起来,差不多四百年,请问怎么汉朝就是历史上存在了300年的王朝呢?

光武中兴

这不是说我捧马老师,很多人都天然认为汉朝是一分为二的,西汉加东汉就是汉朝。实际上汉朝就是个历史名词,这两个前后隔着十几年的朝代,认真讲,应该是关联不大的两个朝代。

换言之,西汉已经亡了,后建立的东汉是一个崭新的新朝代,压根就不是西汉的延续。

首先,西汉国都是长安,东汉则是洛阳,这跟后来明代朱棣从亲侄子建文帝手中篡位,南京迁都北京是不一样的。

洛阳

刘秀虽说也姓刘,刘邦是远祖,但以古代“家天下”血缘关系传承来看,刘秀一脉早已和原来的西汉皇族几乎没啥关联。倒追几百年,刘秀最早分叉的祖先乃是长沙王刘发,汉景帝的第七个儿子,但汉景帝儿子很多,老十就是汉武帝刘彻。

随着推恩令,其它旁枝散叶的刘氏族人,历代繁衍的越来越多,一代却比一代的封地小,官职爵位更小。还是王的刘发的众多儿子中,刘买,被封为了舂陵侯,不受待见,当时的舂陵很穷,自然条件恶劣。

王莽篡位

刘买生有两子:花开两朵,一支庶子刘外降格为郁林太守,儿子刘回,呱唧,掉成了钜鹿都尉,儿子刘钦咣当,仅仅是南顿县令,还早亡,他的儿子刘秀和他哥刘縯还小,为了活下去,只能投靠乡下务农的叔父刘良,完完全全成了没有爵位的地道农民!刘秀放牛娃一枚,成人后插秧收麦施绿肥,种庄稼是一把好手。

刘秀原本就不可能有逆袭的机会,一辈子得面朝黄土背朝天。他当皇帝,最该感谢的,反倒是灭了西汉的王莽。民间除了五服,血缘就淡了,同村同姓表亲啥的结婚就没啥事,更何况过了上百年。刘邦子孙繁衍了不知至少十几万之多,地里刨食的刘秀压根跟刘彻直系后代西汉末年的汉元帝刘衎与孺子婴,八竿子打不着。

宦官专权

更别说西汉统治阶级是宗室、军功贵族、技术官僚,而东汉则是豪强地主,而为了杜绝外戚,按下葫芦起了瓢,宦官专权比西汉猛烈多了,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大规模土地兼并,背后都是宦官,导致民不聊生爆发了大规模黄巾起义,为东汉敲响了丧钟。

这样一说,您就明白,汉朝其实是对旧有的西汉和新王朝东汉的一种统称。既然两个朝代除了名字,关联度不太大,怎么能说汉朝将国祚超过了三百年呢?西汉、东汉哪个汉都差着近乎一百年呢。

最后,再来看马老师推崇的宋朝,说别看若不辣鸡,其实是个存在了300多年的长寿王朝云云,这个结论对吗?

五国城遗址

首先,南宋作为北宋的延续,情况跟东,西汉不同,宋徽宗和儿子宋钦宗连同几乎所有的皇亲国戚汴京被金国攻破一网打尽掳走北国苦寒之地外,起码三十多个儿子还有个幸存的直系血亲九子康王赵构,一路骑马难逃,渡江到江南苏杭原本经济算是富庶之地,建立了南宋。

杭州也就是临安虽是实际都城,但仍将开封汴京当作首都,赵构皇族血统纯正,当皇帝法统行吴翁提,建立的政权,当然可以看作是北宋的延续。这跟西汉东汉有本质的不同。

这样一看,宋代可以分为北宋和南宋两个阶段,共历十八帝,享国三百一十九年。确实很符合纵观历史长河挺过了300年王朝的定义,马老师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南宋临安城

但是,为何是但是呢?

先看两者的统治区域,北宋建立者,赵匡胤,结束了安史之乱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基本完成了中原地区统一,注意是基本上,疆域比起唐朝差太远了。失去燕云十六州的屏障,使得少数民族圆月弯刀长驱直入。也丧失了优良战马的繁育地,使得北宋常常被一马平川而下的辽人,金人,揍得鼻青脸肿,割地赔款。

国土东北以今海河、河北霸州、山西雁门关为界;西北以陕西横山、甘肃东部、青海湟水为界;西南以岷山、大渡河为界。宋神宗时对战西夏连战连捷收复河湟。宋徽宗又靠着雄厚的财力赎回幽云七州,疆域最大时仅为 280万平方公里,跟汉唐动辄八百九百多万平方公里,没法比。

燕云十六州

而南宋绍兴和议后,也就勉强以“淮水—大散关”为界,可在秦岭淮河线以南地区,西南挨着大理国,东南紧邻大海。

与金朝长期对峙,面积约200万平方公里,数字八十万不多,西南边界和东南边界变化不大,但其实,北界因金人入侵被大大南移。河南,陕西,山西,甘肃、山东等地方,基本上就是整个中原。

靖康之难,整个中原北地基本被金人占得差不多了,曾经还收回过一些,但通过和谈,河南部分地区和陕西、甘肃部分地区给金朝,还要给金国不少的岁币换取和平。

靖康耻

但主要还是偏安江南之地,所以,纵观历史,你会发现,大一统政权,都是中原王朝。

即使现代,东晋、南北朝时候的南朝宋齐梁陈,至今是否认为是正朔,还是有争议的。

南宋也是一样,矫治与高度汉化民族融合很深的北地政权,对峙处于弱势的向北方金国称臣的南方政权,能完全代表王朝正朔吗?还只是割据一方的王朝而已?哪怕经济很强?

如果是后者,那答案或许就会不一样。

喜马拉雅《大力史》文字版,为防剽窃搬到今日头条,欢迎留言点赞!

转音频、洗稿,剽窃者请自重,发现后起诉

马未都说关于南京的故事2

點上方藍字免費訂閱

東方生活美學

点击下方图片

尽可进入“广西卫视收藏马未都”头条号

《宝物有故事》微纪录片今日有上新哦~~~

电视剧《宰相刘罗锅》里有这么一段剧情:某天,和珅和刘墉打赌,说自己能参皇上一本,和珅不信。刘墉一脸自信,来到殿堂面见皇上,和珅躲在殿外偷听:

刘罗锅:万岁,您还记得三年前,乾清宫那场大火吗?

乾隆:朕当然记得。

刘罗锅:当时皇上见十三陵的木料好,长短粗细大小都合适,皇上您就下旨,拆了十三陵的木料,就盖了这乾清宫,这难道不是偷坟掘墓吗?

乾隆:这……这……

《宰相刘罗锅》电视剧中之所以有这么段情节,来源于一段清宫传言:1787年乾隆下令修葺十三陵,督办的大臣之一正是刘墉,当时的方案是拆大改小,换出来很多木料,只不过换下来的木料用没用来修乾清宫已说不清楚,数年后宫中人众口一词,皆言不知所踪。这就是“乾隆盗木”一说。

《宰相刘罗锅》剧照

资料上也确实有记载,乾隆修葺过明陵,而且运回了大量明陵物料:

《清史稿》记录“乾隆五十二年,三月癸酉,上回跸。丙子,以重修明陵成,上临阅,申禁樵采。”

在现代的考古中,考古学者也亲眼看到清陵建筑材料中使用了明朝的木料、砖石。

如此“铁板钉钉”的事实,史书上却不见一点笔墨,如果此事属实,乾隆便是中国盗墓狂人中身份最显贵的嫌疑犯。

明朝永陵

那么,明陵上有什么样的好木料,竟然能让大清王朝的盛世帝王眼红?

那些木料确实非同一般,下面就说一说。

据《明太宗实录》所记,永乐五年(1407年)七月,朱棣的皇后徐氏在南京宫殿内病故,其后不久,成祖便有迁都北京的打算。

除了修建北京宫殿,陵寝项目也颇受朱棣重视。他不仅派专人寻找皇陵宝地,对建造皇陵所用木材也格外重视。

地面建筑中,最为壮观的是祾恩殿,这里是行祭的场所,建得高大富丽。祾恩殿是木结构的大型宫殿,所用的木料几乎都是上等的楠木。明谢肇淛(zhè同“浙”)的《五杂俎·物部二》(卷十)记载,可为栋梁的楠木,当时每根就价值黄金万两,这还不算运费什么的。

祾[líng]恩殿

楠木材质细实、富于香气且耐腐蚀、防蛀,颜值爆表,自古就被认为是最优质的木材。

明十三陵 长陵金丝楠木圆立柱

过去有一传说,有人直接在楠木产地将棺材打好运回,启运时,放碗红烧肉在内,十天半月到家时,揭开棺盖端出来,肉还有热气,还能吃呢~ 虽然这种说法可信度有限,但至少能说明楠木在古人心中的地位。

图为显微镜下的金丝楠木的金丝动态

虽然楠木属于软木,做家具不堪用(指甲刮一下说不定就是一个坑,谁也不想自家家具都是刮擦痕迹吧),但要是做大殿柱子或是寿木,则无需考虑它们是否耐磨这个问题——大柱子有点小刮痕基本无伤大雅;做棺材的寿木,常年埋在地下,耐腐蚀才是最重要的指标。而金丝楠木,可以做到几千年都不会变质糜烂。

2017年岑巩县发现的乌木(金丝楠木)

在几千年的中华文化传统中,有一句顺口溜是这么说的:黄金万两易得,乌木一方难求。

古人认为,做棺材,特等的木料是埋在地下亿万年的古木化石——阴沉木,也称乌木(金丝楠乌木),一等的才是金丝楠木,而后是黄金柏木,也就是古时帝王做黄肠题凑的那种木头。

碳化的楠木

从明代起,皇家就专门设立了金丝楠木置办的部门,朝廷还把进贡金丝楠木纳入到官员的KPI绩效考核当中,也因此,各地官员纷纷将它当成头等大事。这个绩效的具体内容就是:凡是在职的官员如若向朝廷进贡了金丝楠木就能立马升官,如是平民进贡,就可以直接谋个一官半职!

但金丝楠木生长太慢了,从小树苗长成大树,最快也要60年。如果发育不良的话,得90年。一个人才能活多少年?

楠木叶

所以,虽然皇家规定,金丝楠木只能帝王家使用,老百姓拿来建房子或做家具都是僭越。即便如此,到了乾隆一朝,皇家专用的金丝楠木林场也已开采了400多年,哪里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材金丝楠木?

成都植物园里高大挺拔的楠木 图片来源:Daderot wikimedia

所以,到了乾隆一朝,社会就流传有“1克金丝楠木价值等于10克黄金”的说法。而乾隆爷更是把金丝楠木当作“天地至美”来大肆宣传,遇到宫中要制作金丝楠木家具时,他老人家还亲自去审阅定制!所以,这可能也是乾隆皇帝盯上十三陵中那几根金丝楠木的原因。

故宫太和殿金丝楠宝座

一块木料,让一代帝王背上“盗墓”之名,乾隆爷,咱能不成天惦记那木头吗?

在这里,遇见更好的自己


长按识别二维码 即可关注观观雅集

雅物 | 美文 | 生活 | 品味

東方的。生活的。

喜欢就点“好看”

马未都说关于南京的故事3

传统的乌镇,充满年轻的活力。“老人”黄磊希望在这里为年轻人搭平台,大家能在剧场内心无旁骛地享受戏剧节;“新人”倪妮,跟随《幺幺洞捌》剧组第一次来到乌镇戏剧节,紧张而又兴奋。现在,就让我们来听听他们讲述的“乌镇故事”。

乌镇“老人”黄磊戏剧节追求的是纯粹

清晨的乌镇,常有人邂逅正在晨跑的黄磊。今年,他以更饱满的状态应对乌镇戏剧节10天的满负荷。因为与“北青”每年都有这样一场对话,身为发起人、总监制的黄磊会重复一些阐述,也会更新一些话题:先有青赛动议后有戏剧节,星光熠熠的艺委会不是增加点击的砝码,百老汇的样子和戏剧节不像……10月31日午后的暖阳中,黄磊如约做客北京青年报文化视频直播栏目《后台》。

没邀请百老汇是因更倾向非商业

百老汇音乐剧、伦敦西区商业剧,这些看似最有票房最具人气的作品,7年来从未与乌镇戏剧节正面交锋。黄磊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戏剧节从创立之初就不是关注流行和商业的。常有人问为什么不请百老汇大戏,那是因为戏剧节更倾向的是非商业和非过度娱乐性。而且,太商业不代表乌镇戏剧节的形象,百老汇的样子和戏剧节也不是很吻合。

“其实不光我们,阿维尼翁戏剧节和爱丁堡艺术节也不会邀请百老汇的剧目。每年戏剧节的剧目邀约看似随机,但其实我们是希望能够有一定的聚焦方向。本来今年有三台戏是想做成‘俄罗斯三杰’的作品集合,但后来一部戏没能来成,有点遗憾。”黄磊说。

戏剧表达含蓄能重建审美和观念

今年的开幕大戏《三姊妹》因其“不平凡”的解读方式,被归入“看不懂”范畴。七年来,黄磊印象最深的恰恰是自己第一次的看不懂。“那出戏是巴尔巴导演的《鲸鱼骨骸》,那一次我是看不懂又看呆了,但还是被它的形式所吸引、被震撼。我记得演出是没有谢幕的,观众等了15分钟才明白似乎结束了。后来我曾经写了这样一番话记录这出戏,“巴尔巴是格洛托夫斯基的嫡传大弟子,精神上的弟弟,他为我点燃了一支蜡烛,从此再没熄灭过。”

关于通俗与表达,黄磊并不避讳用自己的电视剧举例,“有人说就喜欢我演《小欢喜》,我们可以做这样通俗和日常的作品,但戏剧就包含隐晦和含蓄的表达,它可以去重建你的审美和观念。不懂不是门槛,不懂的对面就是进步,就是因为好多次的不懂,鉴赏力和认知才会改变。还有就是为什么一定要懂?不懂也很美,哪怕我只被它某一段落挑动,能感知一部分,足已。比如今年的《三姊妹》,其实当年契诃夫借此打破了原来固有的三幕格局,审美和文化的进步也是人类的进步。”

容易偶遇明星和素人一起沐浴着戏剧

在乌镇,偶遇明星是再司空见惯的事:在采访开始前,孙红雷就曾透过篮球场隔网打招呼;周迅带着家人去看孟京辉的戏,因没有提前通知剧场,还曾被告知不能坐保留席。这就是乌镇,明星和素人在这里以相同的方式沐浴着戏剧。

乌镇戏剧节艺委会名单上,闪耀的是跨界星光。黄磊说,“李安、林青霞等人都曾是艺委会成员,而胡歌、周迅不仅是我的朋友,更是各自领域有代表性的人物。他们有个共性,都不是纯粹的偶像和流量明星,我们也没把他们当流量明星对待。在乌镇,哪怕是女明星,都是淡妆、随便穿件衣服就出现在各种场合。”

的确,即便是登台面对公众,倪妮也是素颜,一身轻装。在这里,浓妆艳抹、华服上身反而显得格格不入。黄磊说,“戏剧节不是为戏剧界办的,做戏的不一定要是学戏剧的。马未都老师的通透,周迅的灵气,他们都为戏剧节带来了星光和荣耀。

为年轻人搭平台教育是善意的循环

虽然已经正式离开了北京电影学院,但黄磊的育人思维一直都在,“我一直从事艺术教育,总是希望为年轻人搭平台。戏剧节有一个使命是美育功能,做什么不能总想做成所谓的产业链,这不是教育的角度。就如同戏剧必须到场,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换成点击率。教育应该是一个善意的循环,我不关心产业链,只关心是否有创造性。哪怕已经是小有成就的戏剧人,也仍旧靠近和依恋戏剧节,就是因为这里的纯粹。”

离开了电影学院,“黄老师”依然是黄磊的官称,“不当真正的老师了,但我最大的梦想仍是做一个非营利非应试教育的艺术学校,培养更有能量和创意的艺术家。这个学校的范围可能很窄,但一定是在公益性艺术教育基金支持下免费的非学历教育。这些学员接受了优质的教育后,如果有一天还可以反哺艺术,这就是教育善意的循环和传递。”

工作群不扯闲篇聚在一起做热爱的事

“乌镇戏剧节主席团”,这是一个在黄磊、赖声川、孟京辉手机里都被置顶的微信群。这个群里不扯闲篇、不发红包,纯粹工作,有时还会开语音会,会议纪要则由“秘书”赖声川负责整理。乌镇时刻以及乌镇筹备时刻的沟通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完成的。

因为国家话剧院副院长身份所肩负的责任,田沁鑫今年已无暇兼顾乌镇戏剧节轮值艺术总监的工作。黄磊说,“主席团或将有新人加入,或许有一天,田沁鑫还会回来,大家还会一起做自己热爱的事。我是几个人里最年轻的,也已经快50岁。有一天我们做不动了,一定会有新人接着做下去。如今的戏剧节几乎已是满负荷运转,规模暂时没办法扩大——毕竟开辟新的演出场地需要有一队人配合,整个框架就要变。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剧场,陈明昊的戏已经把半夜都用上了。规模需要从容地扩大,就如我们每天都在强调的剧场文明,在剧场内心无旁骛地享受此刻。这样的习惯养成会让人在生活中不慌乱、不急躁,从容幸福地生活。”

舞台新人倪妮100场打底的话剧刚开始

舞台“小白”倪妮,跟随《幺幺洞捌》剧组第一次来到了文青汇聚的乌镇戏剧节,即便明星云集,依然保有高人气。常被说成一手好牌没打好的她,借由话剧处女作,大有翻盘之势,在一众文化精英中气场和表达也似乎并不逊色。

一人分饰两角 语言模仿要求高

这出《幺幺洞捌》中,倪妮一人分饰两角,2019年的作家舒彤和1943年的情报工作者安娜,又一次穿上曾让她一炮而红的旗袍,而且《幺幺洞捌》和《金陵十三钗》中又都不乏抗日元素和家国大义。不过在倪妮看来,“玉墨和安娜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玉墨有其自己年轻时的经历,有她的世故圆滑,也有头牌的风情万种。革命者不一定都是永远大义的样子,大义是装在心里的,安娜就有弱小和想要隐藏自己的一面,不一定总是一腔热血。玉墨当然有带领姐妹去做一件事的强势气场,安娜在工作之外则更柔软一些。”

虽说英语流利,但在剧中倪妮不仅要用自己的家乡话南京话说贯口,还要用模仿日本人的腔调说中文,更有一大段日语凸显其语言模仿力。对此,倪妮说,“日语我完全不懂,担心这两段词会成为最大的难度和负担,所以事先找了老师教我,还录成音频每天听。但后来发现对我来说最大的负担不是这,而是两个角色性格迥异的人物。如何让人物层次鲜明,这都需要反复对戏,更需要时间来磨。6月在上海的15场演出才刚刚开始,我知道并没有达到最好的表现状态,但我不着急,赖老师说了,话剧100场打底。”

来这儿“特别紧张” 挑战30秒换装

来乌镇前,倪妮发了微博,“特别紧张”;26日来到乌镇,围读剧本,27日、28日彩排,“几个月没演也有点生疏了,我作为一张白纸来到戏剧人聚集的乌镇,会给自己特别多的心理负担。但一上台突然间就不紧张了。我特别疲惫时就能特别专注,摒除所有杂念,这个状态挺神奇的,有一种好玩的松弛感。关于舞台剧和影视,有很多前辈都多次说过,本质上没有不同,只不过载体不同,与观众的距离不一样,核心都是要用心和真诚。没有重复第二次的机会,你的节奏和呼吸会和观众一起在这个能量场聚齐,观众咳嗽或倒吸一口气都能感受得到。”

《幺幺洞捌》中,倪妮因同时饰演两个时空里的人,也将挑战30秒换装:现代装的舒彤和穿旗袍的安娜。在倪妮眼中,是安娜帮舒彤解决了她在生活中很多无解的问题。在一段剧组的纪录片中,倪妮说了这样一段话:安娜后来穿越到了现代,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那就是倪妮。足见她对这个角色用情之深。

曾经担心自己的舞台新人身份为剧组减分,但经过朝夕相处的排练,倪妮更愿意把舞台剧比作团体赛,“每个环节尽力就好,每个小齿轮做好自己才能转动钟表。作为一个舞台新人,能来到乌镇这么棒的舞台收获很多。希望今后每年都能来乌镇戏剧节,来这里修行。”

文/本报记者郭佳

摄影/本报记者王晓溪

统筹/刘江华


  • 发表评论
【已经有()位大神发现了看法】

  • 匿名发表
  •  
人参与,条评论